1. 茶王树的消亡史,你不知道的茶王树死亡档案

      更新时间:2020-06-03 22:00来源:果博东方手机版点击:

      今天给大家介绍论述茶王树的消亡史,你不知道的茶王树死亡档案,不了解的来看看吧

      前段时间我们推送一篇茶王树的发现史,茶王树的发现耗费了几代人的心血,但也只能揭开其部分章节。回顾:云南茶王树发现史,你根本想不到的树龄秘密。但令人遗憾的是很多茶王树早已永远的消失在古茶园中了。   南檽山茶树王于1994年枯死,死因是自然死亡。巴达山的茶树王也于2012年匍匐倒地死亡,死因树心老空无力支撑树冠。易武落水洞的茶树王于2018年死亡,死因是虫害。其他地方的茶树王也不乐观,老班章茶树王2018年开始生病,现在已是奄奄一息,主因是白蚁。茶王树的消亡史,你不知道的茶王树死亡档案倒伏死亡的巴达茶王树茶王树的消亡史,你不知道的茶王树死亡档案老班章茶王树   2010年,虞富莲与王平盛在《云南野生茶树消亡情况及其保护对策》里还提供了其他地方茶树王的消亡情况。   1991年,龙陵县镇安小田坝大茶树死于修枝不当,1984年砍头,没有得到好的修养。   1992年邦东大茶树死于化肥过量。   1995年师宗大茶树因为采摘过度死亡,师宗大茶树在茶树演化上有着重要的意义。1998年,云县茶房的大苞茶死于山体滑坡,这也是一棵在茶树演化史上有重要价值的茶树。   1998年冰岛大茶树死于修房砍伐。   1999年,凤庆本山大茶树自然死亡。2013年凤庆郭大寨群英大茶树死于修路。   1999年云县小湾白莺山1号大茶树死于桉树油熏,2005年白莺山2号大茶树死于火灾。2005年景迈大茶树死于化肥过量。   2000年,双江忙糯大茶树死于烧荒。   2000年,耿马县芒洪大茶树死于修水库砍伐。   2000年,西畴县法斗坪寨大茶树死于化肥过量。   2001年,双江勐库大户赛大茶树自然死亡。   2007年,大名鼎鼎的千家寨2号大茶树因虫害死亡。   这份茶树王死亡档案现在很少有人提及,甚至没有印象。   今年的冰岛寨,没有人记得以前还有过一棵茶树王的存在,大家只记得眼前这棵茶树王一年比一年高的鲜叶采摘价,2019年88万,2020年99万。同样,我们去大户撒,去落水洞,新的茶树王也在旧的死后确立。即便是现在南檽山那棵茶树王,也没有人说新旧之分,大部分甚至以为,这棵就是历史上的那棵茶树王。茶王树的消亡史,你不知道的茶王树死亡档案南糯山半坡老寨茶王树   倒不是遗忘症多厉害,而是云南有漫长的茶树王传统,老的茶树王死后,马上会有新的茶王被加冕。   而有些大茶树,永远地活在史料里,活在百姓的记忆中。   《普洱府志》记载,“莽枝、革登有茶树王较它山独大,相传为武侯遗种,今夷民犹祀之。”阮福后来在《普洱茶记》里也说,当地茶农每年都祭祀茶树王。云南茶科所的第一任所长蒋铨1957年到古六山大茶山调查,当地百姓都还记得茶树王的伟大壮举:“春茶一季可采茶一担”。   安乐乡的百姓还告诉蒋铨,本来还有两棵较大的茶树王,加起来一年春茶也可以产茶一担,可惜被火烧死了。茶王树的消亡史,你不知道的茶王树死亡档案  1963年,倚邦末代土司曹仲书胞弟曹仲益来探访茶树王坑,洞穴东西直径270cm,南北之距为325cm,在洞穴边上,还立有无字碑,是昔年祭祀时留下的。   现在的茶王坑前,有2004年张顺高所撰碑文,表彰茶祖诸葛孔明功德。我几乎每年都去茶王坑拜谒,在茶王坑入口处,郭龙成建有一片茶园和一个初制所,我说他就是茶树王当代的守护者。我曾在这家初制所小住过几日,早上看云蒸霞蔚,晚上看霞光漫天,清茶几许,那一刻会觉得茶树王真的会选地方。茶王坑前有茶农建的茅庐,从茶坑里新长的茶树也3米高了。   在漫洒,老农告诉蒋铨,在老茶树王村的茶树王,更大、更值得去看看,一年可以采摘春茶一担零一只,其围茎达340厘米,高12米多,树冠很大,每年开始采春茶时,首先要杀猪祭祀,由寨中长老背诵祭语,方才能爬上茶树采茶,全寨会采茶的人都去采,当天要采完。茶王树的消亡史,你不知道的茶王树死亡档案茶王坑   1957年11月23日,蒋铨与易武农技站张绍儒、杨家寨农民张六四、段寿康等4人前去考察老茶树王村时,一大片茶林都是高6米以上的粗细茶林,大的围径1.2米以上,小的也有50厘米左右,小的茶树是大茶树上落下的茶籽自然生长起来的,是栽培型大叶白毫。他们测量了几株,其一径粗104厘米,分4枝,分别是24厘米、33厘米、31厘米、54厘米、高800厘米;另一株围径120厘米,分4枝,径粗分别是43厘米、43.5米、26厘米、32厘米。   蒋铨说,“这片茶树平均径粗不下于江外勐海县南糯山茶树王周围的茶树群,而树高则远远超过南糯山茶树,南糯山茶树栽培于当地哈尼族55代以前,这里的茶树林树龄当然也不会低于南糯山的茶树群”。   易武老乡长张毅记载,1985年10月,勐腊县副县长伍永文及中共易武区委书记周灿环一行5人到易武黑水垭口左侧考察一株野生大茶树,高11.3米,围径208厘米,也属于大叶白毫,1988年被野火烧死。茶王树的消亡史,你不知道的茶王树死亡档案易武落水洞茶王树   也因为云南大茶树的成群涌现,历史上那些大茶树变得不再孤单。   唐代陆羽所著《茶经》开篇讲:茶者,南方之嘉木也。一尺、二尺乃至数十尺;其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,伐而掇之。陆羽时代,高大的大茶树看起来不少,人够不到采摘,直接砍树。砍树这个传统,在云南至今还保留。茶王树的消亡史,你不知道的茶王树死亡档案  宋代地理志书《太平环宇记》里记载:“泸州之茶树,夷獠常携瓢置,穴其侧。每登树采摘芽茶,必含于口,待其展,然后置于瓢中,旋塞其窍。归必置于暖处。其味极佳。又有粗者,其味辛而性熟。彼人云:饮之疗风。通呼为泸茶。”带瓢上树的传统,现在云南也还可以见到。   宋子安在《东溪试茶录》记录说:“柑叶茶,树高丈余,径七八寸。”沈括的《梦溪笔谈》里讲,“建茶皆乔木”,梅尧臣的《和永叔尝新茶诗》有“建溪茗株成大树”,这种树高茶籽大的茶,现在在福建见不到了。明代后就没有人这般记录过,到底什么原因导致大茶树消亡,不得而知。1957年和1958年,在闽南和闽西以及闽东北茶区陆续都有发现大茶树。福鼎太姥山上的最大茶树,高达6米以上,主干基部直径18厘米,周围35厘米。树冠直径2.7米,分枝离地高达2.5—3.4米。叶长17厘米,叶阔56.6厘米,叶脉10对。茶王树的消亡史,你不知道的茶王树死亡档案  总体来说,唐宋记载的那种大茶树,明清以后就只能在云南见到。明李元阳在《嘉靖大理府志》里列举大理物产时说:“点苍茶树、高二丈、性味不减阳羡,藏之年久,味愈胜也。”后来徐霞客在《徐霞客游记·滇游日记》里接着说:“大理感通寺茶树,树皆高三四丈,绝与相似。时方采摘,无不架梯升树者。”   大理还真是自古以来就是大家喜欢去的地方。明代大理可以看到高大的大茶树,砍是没有砍了,老百姓已经会使用架梯上树采摘茶,这与今天的云南采摘现象又是十分吻合,至于说藏越久味道越好,被许多有心人解读为今天普洱茶“越陈越香”的最早来源。   光绪年间的《普洱府志》沿用了乾隆年间的话语说茶:“产普洱府边外六大茶山,其树似紫薇,无皮、曲拳而高,叶尖而长,花白色,结实圆勺,如栟櫚,子蒂似丁香,根如胡桃。土人以茶果种之,数年,新株长成,叶极茂密,老树则叶稀多瘤,如云雾状,大者,制为瓶,甚古雅;细者,如栲栳,可为杖。”   这段材料过去常常被忽视,其实它描述了一个事实,过去在古六大茶山,高大的大茶树无处不在,当地人种茶树未必是为了喝茶,其枝干可以做花瓶,做手杖。我们今天去到古茶园,可以看到很多古茶树都带着“多瘤”特征,这正是古茶树被人工刀斧干预的痕迹。茶王树的消亡史,你不知道的茶王树死亡档案  《普洱府志》茶业复兴藏书   如果这些大茶树从未被人为干预,会长成什么样子?就是我们今天可以在云南可以随处见到那种直冲云霄的大茶树。云南茶区各地的茶树王,都是各自实力的象征,以前它们以年龄惊天下,现在以价格撼世人。老班章茶树王一棵树春季可以卖68万,冰岛茶树王春茶可以卖88万,99万,但如果冰岛茶王树不保护很可能会如同老班章茶王树一般。

        本文节选自周重林《云南古茶树小史》

      念完所述,小伙伴们应当了解茶王树的消亡史,你不知道的茶王树死亡档案的论述,已经在上文为大家做出了讲解,相信各位看完之后就会明白哦

      上一篇:《普洱茶》英文版 作者:王缉东 下一篇:没有了